好奇怪

开启你的脑洞世界

打开

你会为了找工作而刻意”包装“自己的社交媒体吗?

控制自己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内容,现在又多了个原因。

在社交媒体上打造“人设”,从网络成为当代生活必需品开始,就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我们对它的热衷不仅出于习惯、品味和自我保护,同时也出于借助互联网展示乃至销售自我的欲望。不论是个人还是品牌,为自己树立风格稳定、观感良好的虚拟形象,在时下都是个实用而且安全的建议。

不过现如今,除了“希望在生活中更受欢迎”之外,年轻人运营社交媒体的目的似乎又多了一个:找工作的时候,不让它们给自己惹麻烦。

Giphy ©️ MINI Italia

这个洞察来自美通社上个月的一篇报道。他们说,刚刚步入职场的 Z 世代年轻人(主要是 95 后),正在“有意识地”调整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内容。因为担心自己的言论可能会对潜在的职业机会产生影响,一些受访者开始尽可能地回避政治观点和个人隐私,转而发布与专业知识/职业成就相关的、“能被 HR 当作加分点”的信息。这类删改还有个单独的说法叫做“重组(re-curating your own feed)”。

文章引用了另外两个去年的数据来佐证这个现象:一个是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其中提到,在美国,只有不到 20%的青少年还愿意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宗教或政治信仰,“几乎啥都不提”的人占了 28%;还有一个是求职网站 CareerBuilder 的报告,报告的调查对象中,有 66%的雇主/招聘人员都说,自己的公司在招聘过程中会上网搜索候选人的相关讯息(可以是后者自己发的,也可以是别人提到 ta 的),并尽可能地“检查”候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了些什么。接近一半的雇主(47%)表示,如果他们在网上找不到某位求职者,那么基本上就不会选择 ta。这样既能保证雇主在面试前尽可能掌握更多信息,同时也能满足工作本身的需要。类似的减分项还包括:发布有争议或不当言论,网上展示的资料与简历不符,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前东家/前同事,等等。

CareerBuilder 的调查特别提到,雇主对候选者的“检查”会一直持续到后者入职。结合之前我们提到的公司利用技术手段对雇员动向的种种监控,看起来,为了工作而“提前规划”自己的一切(包括社交媒体),倒也不算是“想得太多”。

关于这一点,国内的年轻人其实也有不少话说:在 QQ 和微信同时充当社交平台和企业通讯的大环境里,如何将自己在这两个场景的人格分得清清爽爽毫不粘连,几乎是当代年轻人踏入职场的基本技能之一;在好奇心研究所年初的年轻人职场调查中,“屏蔽同事/设置分组/单独开闲聊小群”基本已是常态,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公司的广告和软文的人也不在少数;对于某些特定的岗位,公司会鼓励面试者提供社交平台帐号,一些早有准备的求职者也会主动在自我介绍中将它们作为亮点主动呈现——方式似乎不尽相同,但都可以算作职场形象管理的一部分,跟“为了找工作而精心规划自己的社交媒体”,在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

Giphy ©️ European Commission

“有选择性地发布内容”并不是求职者的唯一对策,线上杂志 Melmagazine 补充了几个在国内也很普遍的处理方式。比如,定期清理旧帖,设置私密账户,更改自己的社交媒体资料,创建独立的小号,以及积极使用时效性发布功能(例如 Snapchat 的 Stories,类似 24 小时有效的朋友圈)。简而言之就是尽量把自己的工作模式调成四平八稳、不留把柄的样子:想想你有多少同事都在用朋友圈三天可见功能。

对于这个趋势,大西洋月刊记者 Taylor Lorenz 的看法算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种: 对“该发什么不该发什么”的敏感,其实是 Z 世代的优势。这群跟互联网一起长大、在线上如鱼得水的数字原住民们,天生就有“我就是我自己的公关”意识。“你有义务控制自己的言行并为其负责”跟“人人都有权在自留地上畅所欲言”之间的利弊权衡,向来都不是太好把握。从之前那些在网上说了错话却没能挽回的例子来看,在这个微妙的天平上,办公室的成年人们似乎还是比较倾向于前者。

在报道的最后,美通社引用了一下 Career Builder 的结论:互联网的痕迹是无法彻底消失的,不要完全依赖事后删除,“如果你不想被雇主发现的话,一开始就得谨言慎行。”——当然了,这个结论听上去还是挺耐人寻味的。

Giphy ©️ sambmotion


题图来自:Giphy ©️ Followback